在中国是大学教授,移民美国后是中学老师,值得吗?

一转眼新学期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。这一个多月也是最辛苦的:熟悉教学内容及学校的各种规章制度,了解学生的情况——不仅是他们的数学程度,还包括他们的性格特点。

作者:佛州倪妮 倪博士在美国 授权北美候鸟发布

每节课都很不同。好在,第一二节是荣誉课(honors),学生程度更高,动力也更足,让我的一天开始得比较平顺。第三节课很多特教学生,但我有一个合教老师帮忙。第四节课的学生比较安静。接下来的两节课便是我的备课和午饭时间。比起在前一所学校,其实已经轻松了很多。

最挣扎的是最后一节课。也许是因为学生已经上了一天课了,很难再集中精力了。也许是因为他们已经做好了回家的准备,就等着下课。从第一天起,他们每天一进来就兴奋地聊天,有一两个学生还喜欢走来走去,有时还比赛向垃圾桶里扔纸团。这让我倍感困扰——同样的规矩,同样要求,在这个班就是无法实施。我也不断重申规则,联系家长,写referral,但都无济于事。

   (网上得来的灵感,自制了一份贴在教室里。)

这天我正讲着课,一个女生大声问我:Ms. Ni,你怀念当大学老师的日子吗?我不假思索地说:当然,他们没有行为问题。随即我又赶紧说:不过这个年龄的你们很可爱,我很喜欢你们啊。另一个女生叫道:她爱我们!我忍不住笑了,说:是啊,我爱你们!所以我真心希望你们好好学习啊!

说不怀念当大学老师的日子,那是假的。怀念住在校园里的的日子,走路五分钟就到教室;怀念一周只有四节课的时候,剩下的大把的时间都可以自由安排;怀念和一些学生深度的精神交流,每届总能有那么几个……

在国内当大学老师,尤其是我所在的地方院校,日子确实很舒服。科研和教学压力都不大,可以慢慢混到退休。据说现在高校也很卷,但我在时体会还不深。

(图片来自网络。)

教中学就不同了。第一,得身兼数职。除了老师,我感觉自己还是保姆、心理咨询师、数据统计员(成绩及分析)、法律专家(避免纠纷)、客服(对家长)……每个角色都得很优秀。

第二,培训多入牛毛。虽是教数学的老师,还得懂阅读、特教和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(参见旧文:不会教阅读的数学老师不是好的特教老师)。前两天,学区要求参加针对患癫痫的学生的应急培训。我知道这个很重要,但是上完课的我已经疲惫不堪,想着以后再说。没过几天便收到校长的群发邮件,说这个网上培训只需要15分钟,催我们抓紧完成。我心想,这个15分钟,那个15分钟,凭什么不给我们额外的工资,美国哪个行业的培训不是带薪的?唯有老师,你们就这样剥削?但想归想,任务还是得完成。

第三,对我来说也是最有挑战性的,是教学效果的评估。当大学老师,科研总是放在第一位的。教学虽也重要,但效果如何,并不太在意,尤其是文科。上课可以天马行空,口若悬河。说实话,那时我也在备课上花了大量的时间,从文学教到电影、新闻传媒,但学生接受效果如何,很难量化。

数学就不同了。学生懂没懂,懂了能不能用,考试一下就看出来了。不要说考试,课堂上的练习,扫一眼就知道了。你就讲得天花乱坠,学生不知道怎么做,最后还是白搭。而且,学生当场懂了,很可能过两天就忘了。还需要带着学生做加强练习,让知识和能力长期保存在大脑里。

所以教中小学,教学技能是第一位的。如何用简单清晰的语言解释概念,让学生理解,这是最基本的。而如何调动学生的积极性,让学生参与到学习中来,则更重要。学生没有参与,就没有思考;没有思考,就无法学到东西。传统的老师讲例题,学生抄笔记,然后老师和学生一起练习,最后学生小组和独立练习,这种方法已经被证明没多大效果。必须要用各种有趣的活动、课堂的互动让学生“动”起来。而最后这一点,是极其不容易的。

在国内当大学老师时,我就曾经说过,很佩服优秀的中小学老师,因为我做不到。而现在,做不到也得做。好在,有书籍、同事和培训课可以参考(这时就想到培训课的好了)。

(教学技能的好书之一。)

有挑战性,也是一件好事,因为可以让人成长。

也有走得较近的同事问我,是否后悔到美国当中学老师。我说,还好。当大学老师时,我其实觉得很无聊。现在一点都不无聊,因为每天都可能有新的状况发生,充满戏剧性。

何况,在美国根本就没有轻松的工作。

第一个单元的考试,第七节课的学生考得不好。他们纷纷问我,可以重新考吗?我说不行。就有学生说,我要拿到B才能参加橄榄球队。也有学生说,我要上大学的,你可以帮我把成绩提上去吗?我说:这个时候来问我可不可以把成绩提上去了。我不能帮你们提成绩,能够提高成绩的,只能是你们自己。

这个星期,第七节课的学生明显安静多了,开始认真听课、记笔记、提问。有学生问我:我可以把这学期的从头再学过吗?我说:可以,午饭前那20分钟和下午2:40-3:00之间,你到我教室里来,我帮你从头学起。

周五下午,有个平时很调皮的女生去上厕所,回来从自动售货机给我买了一瓶冰可乐。她说:倪老师,你是一个很棒的老师。祝你周末愉快!

这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。

因为他们人高马大,我常常忘记了他们还是孩子,他们的行为并不是针对我,而只是想给枯燥的学校生活增加一点乐趣。何况,从初中到高中,他们也确实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